您的位置:首页 >万象 >

美国经济释放降温信号:维持强劲增长面临多重阻力

2018-11-29 06:58:06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和佳 北京报道

  美国经济转风向

  在减税政策推动下,美国经济在2018年表现强劲,但是企业资本支出、住宅建设等一系列指标均传递了经济放缓的信号。研究显示,2018年6月以来,美国经济的短期和长期领先指标明显背离。领先1-2个季度的指标(基于平均工作时长、消费者预期等指标编制),在历史峰值附近徘徊。而领先3-6个季度的指标(基于新增私人建筑许可、房地产价格等指标编制),则已经出现了持续下行。未来,美国经济也面临诸多不确定性,减税政策边际效应正在弱化,全球贸易摩擦仍在持续,都将对美国经济带来重大压力。正是基于对美国经济放缓的担忧,金融市场出现了剧烈波动,投资者也开始出现抛售美国公司低评级债券的现象,而巨额的低评级债券如果出现大量违约,将对美国经济带来更大的打击。(张星)

  导读

  企业投资在第三季度有所放缓。近几个月来,衡量企业投资的重要指标——剔除国防和飞机订单的核心资本货物订货额不断下滑,表明企业在设备方面的支出不振。

  在减税的推动下,企业投资在2018年前三季度助力美国经济实现了强劲增长,二、三季度美国经济表现远超预期。然而,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最好的时代”似乎将过去,美国经济增长动力正在减弱。财政政策带来的刺激开始消退,美联储加息缩表、全球贸易摩擦都将抑制美国经济增长。摩根大通认为,美国今年第四季度的增长可能远低于3%。

  投资者对于美国经济放缓的担忧不断升级,金融市场波动加剧,股市出现大量抛售。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研究部主管洪灝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市场波动显示投资者从之前过于乐观的预期开始逐步回到现实。NAHB指数见顶回落、失业率已至历史最低,工人工资增长、劳动生产率增长放缓,新房开工量及房贷申请都显示经济增长的放缓。“但这应该是短周期的下行阶段而非终结。”

  楼市降温

  当前,美国经济看上去仍然强劲。GDP增长率连续两个季度高于3%,失业率仅为3.7%,接近半个世纪以来的最低点;工资增速上升至近10年来的最高水平;大公司正在创造巨额利润;通胀压力较小。然而,企业资本支出、住宅建设等一系列指标均传递了经济放缓的信号。

  工银国际11月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6月以来,美国经济的短期和长期领先指标明显背离。领先1-2个季度的指标(基于平均工作时长、消费者预期等指标编制),在历史峰值附近徘徊。而领先3-6个季度的指标(基于新增私人建筑许可、房地产价格等指标编制),则已经出现了持续下行。

  “鉴于此,2018年二、三季度以来美国经济的超预期表现,短期内仍将延续至2019年上半年,并有力支撑美联储完成渐进式加息。”报告称。

  减税和放松金融管制曾一度刺激美国房价上涨,但这一趋势近期开始逆转。11月27日公布的标普/凯斯·席勒房价指数显示,9月美国房价同比上涨5.5%,低于8月的5.7%。10大城市房价的年增长率为4.8%,低于前一个月的5.2%。20大城市的房价指数同比上涨5.1%,低于前一个月的5.5%。标准普尔道琼斯指数委员会主席David M. Blitzer称,现房销售量较去年11月达到的峰值下降了9.3%,新房开工率比去年11月下降了8.7%。

  此前,全美房屋建筑商协会(NAHB)发布的数据显示,11月NAHB房产市场指数已由上个月的68跌至60,创下四年来最大单月跌幅,也是2016年8月以来最低水平。不过,由于高于50,仍被认为是积极的。该指数去年11月为69,去年12月达到74的周期性高点。

  “房价、房屋销售和开工数据证实了楼市的减速,而导致房地产市场疲软的一个因素是最近抵押贷款利率的上升。”David M. Blitzer称。

  此外,企业投资在第三季度有所放缓。近几个月来,衡量企业投资的重要指标——剔除国防和飞机订单的核心资本货物订货额不断下滑,表明企业在设备方面的支出不振。8月订货额环比下降0.5%,9月环比下降0.1%,10月该指标保持稳定,与上个月持平,削弱了企业在第四季初加快设备支出的预期。有评论称,随着企业将节省下来的税收用于股权回购、分红,而非投资,投资增长的高潮可能已经结束了。

  另一个重要的指标——ISM制造业新订单指数10月为57.4,低于9月的61.8,显示私人投资增速在明年初面临下滑。

  油价暴跌之前,美国能源行业的反弹提振了资本支出和制造业。如今,低迷的油价对美国能源业造成巨大压力,再加上通用汽车公司在北美裁员1.48万等诸多迹象,加剧了市场对美国增速放缓的担忧。

  面临多重阻力

  自美国从大衰退中走出来,漫长的复苏持续了十多年,市场渐渐有些不安。“股市波动很大,当前有很多对于经济周期的担心,和有关我们所处阶段的讨论。”摩根大通联席总裁Gordon Smith称,这种担忧情绪十分不利,甚至会加速衰退的到来。“(这种情绪)最终会导致企业信心恶化、削减支出,计时工作者缩短工作时间、失业率上升,使我们陷入衰退。”

  “我个人以及美国政府都认为,经济衰退还远远没有到来。”白宫经济顾问Larry Kudlow11月20日安抚市场称。不过,有分析称,近日的暴跌与美国经济潜在的下滑趋势一致,而股市往往能在经济数据出现微妙的变化之前嗅出“危险”,可被视为一个预警信号。

  “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美国经济增速将大概率渐次展现疲态,并逐步下滑,预示着周期拐点的临近。”工银国际的研究报告指出,2019年,随着贸易摩擦的政策成本加速显现,前期赤字财政刺激作用的逐步消退,以及美联储稳步进行的货币政策正常化,美国经济增速将迈过阶段性高位,回落较为缓慢的长期增长通道。

  “受商业周期影响,我们认为2020年美国经济将出现轻度衰退。”经济学人智库中国首席分析师王丹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利率抬升、保护主义关税带来的通胀压力,将导致2019年GDP增长放缓至2.2%,2020年下降至1.3%。

  全球贸易摩擦被视为“引发下一场衰退”的一大因素,其带来的不确定性很可能进一步造成投资放缓。此外,贸易摩擦对成本的影响已经显现,关税已导致木材和谷物出货减缓、重型设备材料等成本升高,打击美国企业的盈利前景。

  另一方面,减税政策的边际效应正在逐步弱化,由于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夺回众议院,明年进一步的刺激措施预计很难出台。“特朗普的万亿基建计划几无进展,受到政治阻力,未来美国财政开支可能将主要用于社保等,而非发展生产力的投资。”王丹称。

  王丹对本报记者分析称,由于减税和增加公共支出,预计美国财政赤字将大幅增加,财政状况在2019- 2020年将显著恶化。此外,美国经济面临的不利因素还包括,限制外国投资使国内资本动力较差。当前的充分就业也导致劳动力市场收紧,不利于新的制造业投资。

  经济学人智库认为,美联储将在2019年加息三次,将核心通胀率维持在2%左右。随着GDP增长放缓,将在2020年降息。预计美元将从2019年底开始小幅走弱,与美国经济的整体表现相符。

  美联储政策方向将是影响市场波动的主要因素。谈及近期投资放缓,美联储副主席克拉里达(Richard Clarida)11月27日表示,即将出炉的数据将对明年加息步伐至关重要。

  渣打中国财富管理部投资策略总监王昕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美联储官员普遍预测中性利率在2.7%到3%之间,在此之上每一次加息都会给宏观经济带来一定压力,影响投资市场信心。“我们预计明年风险资产的波动会大于今年,投资者应注意把握投资平衡,逐步增加避险资产的配置,对冲资产波动风险。”

免责声明:部分内容有网站机器人整理于互联网,若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

今日中国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