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行情 >

欧洲视角看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

2018-11-09 15:34:17 来源:财经杂志

(原标题:欧洲视角看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

2018年将是美国通过贸易战意识到中国经济实力的一年。

美国在2月初宣布对太阳能电池板和洗衣机采取看似非针对性的措施(见表1),之后开始对中国采取了更加具有针对性的行动,最明显的一点是,美国以中国侵犯知识产权为由,宣布将对从中国进口的500亿美元的产品额外征收25%的进口关税。更重要的是,这些进口关税中大约有三分之二从7月6日起已开始征收。美国如此急切地征收此进口关税,甚至没有给中美两国留出足够时间协商解决方案,表明了美国改变全球贸易系统运作现状,或至少中国方面现状的决心。在此情况下,中国别无选择,只能对美国进口商品征收同等的进口关税。

此后,美国再加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关税。鉴于中国对美国巨大的贸易顺差,中国从美国进口的产品无法达到美国宣布的2000亿美元进口关税,因此中国的反击能力较为有限。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第二次征税措施比较温和,至少在规模上是这样(仅600亿美元)。

表1:美国采取的贸易措施

迄今为止,市场对中国的反应似乎比对美国更为负面,至少股市如此(图1)。截至目前,上证综指已经下跌18.7%。此外,截至2018年8月15日,人民币已贬值6.8%。人们猜测,关于贸易战对中国的潜在影响,市场是否反应过度,或者可能低估了它对美国的影响。

为了回答这些问题,业界就贸易战对实体经济的预期影响进行了预估,由于预估是基于进口商品的价格传递率和数量弹性做出的,而众所周知这两者水平很低,所以由此得出的影响是相当局限的。这种针对贸易战对经济影响的估计可能说明市场确实在过度反应。然而,事实上,这种估计几乎没有考虑预期通道,如果贸易战持续时间过长,由于不确定性增加以及全球经济运行的结构性变化,投资将严重减少。要了解正在进行的贸易战真正的潜在影响,一种方法是对迄今为止采取的措施进行更加详细的研究,分析其原理,从而推断这些措施在将来可能产生的影响。

针对美国政府目标产品的行业构成进行分析的结果与贸易战将引发全球经济相关结构性变化的观点一致。事实上,美国政府加征关税的500亿美元中国进口产品中,62%以上是高端产品,在某些情况下,这与解决美国政府声称的目标,即减少中美经常账目赤字毫无关联。实际上,清单中有两种产品尚未由中国出口至美国,例如飞机和航天器或武器弹药。或有人会指出,美国把与对华双边贸易逆差无关的产品列入清单,揭示或至少间接揭示了美国的偏好,即遏制中国成为科技强国的目标,从而防止中国与美国在高端产品领域进行竞争。(见图2)

有趣的是,中国似乎已经早早意识到了美国这一意图,并快速调整了其报复性进口产品清单,从原先较为平衡的清单,包括从美国进口的高端产品(包括飞机和航空航天产品),转向了以低端产品为主的清单,例如农业产品(尤其是大豆)和能源。这种战略调整是符合中国长期利益的,因为如果对中国尚未生产或无法从其它地方采购的高端产品进行征税,会导致这些高端产品的价格上涨,影响中国实现其最终目标,即提升自身在全球产业链中的价值等级。

美国宣布的第二轮进口关税,即在8月30日之前征收2000亿美元关税,其清单的产品构成有很大变化,其中低端产品占主导地位。有趣的是,这些产品很少是最终产品,尤其是消费品,仅占总数的22%,更多的是中间产品(见图3)。第二轮进口关税可能意在让中间产品的生产重新回归美国,或至少回到除中国以外的其它第三方国家。对第二轮关税的解读可能会对第三方国家产生实际影响,这些国家现在是价值链的一部分,且和美国有着更良好的经济关系,自由贸易协定甚至能使这些国家免受美国进口税增长的困扰,例如越南和墨西哥,当然前提是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最终能够恢复。

面对第二轮关税,中国的报复力度小的多,只有600亿美元,原因是中国从美国进口的总量有限。然而,在中国能够进一步扩大的全面报复清单中,这已经占了很大一部分。在此轮报复中,所有低、中、高端产品都包含在内,表明了中国当局面对美国威胁绝不后退的坚定立场。

基于上述内容(即中美贸易战的结构性质),一个值得一问的问题是这可能对欧洲产生什么影响。

首先要意识到的是,欧美对华出口的产品非常相似(见图4和5),这表明,中国市场上的美国产品可能会被取代,反之亦然,即欧洲产品取代中国产品出口到美国。不言而喻,欧洲需要在贸易政策上保持中立,并避免与美国结盟,对中国产品征收关税,才能收获这些利益。

由此我们可以计算关税所涉及的行业中,替代中国产品出口到美国以及替代美国产品出口到中国可能获得的最大收益。最终结果显示,某些特定行业的出口量几乎可以翻一倍,收益巨大。例如,美国首次征收的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关税对汽车行业(图6)影响巨大。欧盟出口商取代中国将产品出口到美国,相较于取代美国产品出口到中国,显然能获得更多利益。换句话说,欧盟对美国的依赖远远超出了大西洋联盟的范畴,并且充分体现在贸易依赖等经济问题上。

资料来源:联合国产品贸易统计数据库,WITS的调节表。各行业最大市场收益的计算基于第一轮关税清单中的所有相关商品。实心部分表明欧盟目前对目的地市场的出口。

资料来源:联合国产品贸易统计数据库,WITS的调节表。各行业最大市场收益的计算基于第一轮关税清单中的所有相关商品。实心部分表明欧盟目前对目的地市场的出口。

总之,我们的分析显示,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将继续存在,直到双方对全球经济霸权之争做出回应。美国意图牵制中国的未来——这基本上意味着在第三方市场与中国产品进行正面竞争。一些国家可能会通过取代这两家竞争者进入对方市场,从而在贸易争端中获益。欧洲作为世界最大的出口商也将获益,尤其针对汽车等特定行业。美国对中国施加的第二轮关税主要集中在低端中间产品,与欧洲出口产品的互补性有限,因此欧洲出口国可获得的收益较少。

需要提醒读者的是,欧洲出口产品获得的收益中,很大一部分需要欧盟在贸易争端中保持中立,如果美国敦促欧洲支持遏制中国在技术等级上的崛起,欧洲将很难保持中立,尤其现状是欧洲出口商在美国市场获得的收益要大于中国市场。在这一点上,中国可能会后悔之前没有加大市场开放力度,尤其是对欧洲开放市场,因为如果之前加大市场的开放力度,在当下的困难时期,中国可能更容易获得欧洲的支持。

作者为法国外贸银行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布鲁盖尔高级研究员;编辑王延春

免责声明:部分内容有网站机器人整理于互联网,若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

今日中国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