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综讯 >

秘书长被逼到想“卖房”救急

2019-06-11 21:05:00 来源:潍坊晚报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日前在联合国大会负责行政和预算事务的第五委员会会议上指出,今年截至目前,会员国拖欠的会费达4.92亿美元,联合国或在今年8月耗尽现金,并从周转基金借款。古特雷斯警告:“资金短缺导致无法应对正常开支,这对于联合国的声誉以及业务开展都是灾难性的。”实在没钱,古特雷斯都想卖房了。

89个会员国欠款,美国带头欠最多

目前,联合国维持和平预算缺口为15亿美元,常规预算则出现4.92亿美元缺口。联合国网站信息显示,在联合国193个会员国中,截至6月6日,104个会员国全部缴纳了2019年的经常预算摊款,其中只有34个会员国是按时缴费的。这也意味着,目前仍然有89个会员国拖欠会费。

美国是联合国经费的最大贡献国,承担22%的常规预算以及28.47%的维和预算,但如今拖欠的会费最多,高达11.5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0亿元)。

根据《联合国宪章》第十九条规定,凡拖欠财政款项的会员国,其拖欠金额如果等于或超过前两年所应缴纳数目时,将失去在联合国大会的投票权。虽然美国目前拖欠数额巨大,仍然未超过两年应缴费用之和,因此在联合国依然享有投票权。

中国作为第二大会费缴纳国,已足额承担联合国常规预算分摊的12.01%。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斯特凡·杜加里克在5月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特别向中国足额缴纳2019年会费用中文说:“谢谢。”中国的维和预算分摊比例也由原来的10.24%上升至15.22%。

秘书长想“卖房”,但是他无此权力

联合国预算由三部分组成:支付维持机构正常运转所需的经常性预算、维和行动预算和国际刑事法庭余留机制预算。此外,联合国预算还有部分来自各国的自愿捐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难民署等的运作,主要来自各国的捐献,美国也是最大贡献国。

如今由于美国制定上限、只同意承担联合国维和经费份额的25%,从而导致约3.5%、约为2亿美元的维和预算差额,这对于目前已经受到资金困扰的联合国在世界各地部署的14支维和部队来说,可谓“雪上加霜”。

古特雷斯表示,除了欠会费,预算的编制方法也存在结构性问题,包括汇率、通货膨胀、工资成本标准等都是其中的影响因素。联合国近年来一直在进行改革,精简机构和人员、节约经费,但似乎成效不明显。

财政状况岌岌可危,联合国秘书长甚至动了“卖房”的念头。“我没有在开玩笑,这是真的。但是最后发现不行。”因为根据联合国与总部所在地美国签署的协议,售卖房产超出秘书长的职权范围。古特雷斯指出,虽然联合国拥有许多价值连城的资产,但它们都不能兑换成现金,无法缓解财政困难。

◎分析

美将拖欠会费当作制约联合国手段

特朗普上台以来,多次抱怨美国给联合国交太多钱了,并在推特发文称:“联合国拥有巨大潜力,但现在只不过是一群人聚在一起闲聊、打发时光的俱乐部。太可悲了!”

特朗普政府一直要求降低美国的维和预算摊款份额。美国时任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黑莉去年3月在联合国关于维和改革的高级别辩论会上表示,美国今后承担联合国与维和相关费用的份额将不超过25%。这个标准跟美国应承担的28.5%相差3.5个百分点,产生缺口是自然的。

美国的问题不止在于本届政府对联合国的政治态度,而是至少20多年来美国历届总统一直如此。美国认为联合国决议不符合美国的政治要求,经常在某些重要议题上与美国意见相左,特别是美国要武力干涉其他国家需要联合国背书的时候。

因此,从老布什到克林顿,从小布什到奥巴马再到现在的特朗普,都将拖欠会费当作了美国制约联合国的一种手段。

联合国一直不能按照美国意愿改革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美国就指责联合国“内部腐败”“效率低下”“人员冗余”等,以拖欠会费与维和费用为手段,逼迫联合国按其意愿进行改革。

在1999年9月,共和党参议员赫尔姆斯、伯顿及共和党众议员史密斯联手发难,将美国缴纳会费与联合国改革问题紧密挂钩,宣称联合国的任何改革都应包含一点:减轻美国对联合国承担的财政义务。而美国国会最终通过了赫尔姆斯、伯顿提出的“联合国改革法”。但是,联合国运作有其基本架构与规则,改革确实也非一日之功,因为其牵涉多方利益,复杂程度较高。虽然联合国近年来一直在进行改革,可在精简机构和减员、节约经费等方面成效并不明显,不能达到美国的效率要求与透明性要求。

不仅如此,美国更认为,联合国的改革应该将国家会费缴纳多少跟其权利大小挂钩,不能是缴22%会费的美国跟缴0.5%的小国在很多事项上都是同等投票权利。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在早前担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时,就是这个态度。

免责声明:部分内容有网站机器人整理于互联网,若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

今日中国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