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综讯 >

全球将减产2300万克拉 钻石商很无奈:几百万美金红钻还困在美国

2020-06-09 16:07:02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原标题:全球将减产2300万克拉 钻石商很无奈:几百万美金的红钻还困在美国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这句诞生自数十年前的经典广告词,在深入人心的同时,也奠定了宝石之王——钻石的行业地位。如今,钻石已成为千禧一代的求婚标配。

尽管半个多世纪以来,钻石饱受“唯一元素就是碳,与人造金刚石别无二致”、“二十世纪最大的谎言,也是最精彩的骗局”等质疑,但丝毫没有阻挡它坚挺的价格。然而,2020年伊始,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却严重影响了曾经坚不可摧的钻石行业。

玛丽莲梦露曾唱出,“钻石是女孩儿最好的朋友”

国际GIA机构停业,纽约、以色列、比利时全球三大钻交所关门,印度钻石矿场20万工人离开,Rapaport数据预计,今年全球原石产量减少约2300万克拉,市场需求跌到了2009年以来的最低谷……疫情下,钻石产业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

“3月成品钻出口均价下跌33%。”钻石行业资深观察人士朱光宇告诉每经记者,“在钻石行业,哪怕是个位数的下跌都能引起震动,这势必会让不少公司关门。”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深度对话多位钻石行业资深人士,并实地走访国内钻石零售店,试图还原疫情对钻石产业的冲击,并抽丝剥茧,向大众剖析钻价下跌,消费者是否能买到便宜钻石,钻石产业泡沫是否会被疫情击破?

销售

一季度销售惨淡违约浪潮或来袭

今年初, 资深珠宝人傅强的公司接了开年后最大的一单,有客户预定了一颗1克拉多的红钻,价值数百万美金。春节前,傅强把这颗钻石送往美国纽约GIA进行鉴定、制证,结果遇到了疫情。“现在整个纽约都瘫痪了,证书做不出来,钻石也拿不回来。”傅强无奈地告诉每经记者。

珠宝商经过一个多世纪,才将钻石塑造出深入人心的珍品形象,如今却面临严峻的挑战。图片来源:戴比尔斯官网世纪钻石

在钻石行业浸淫10年的傅强,曾在南非约堡钻交所学习、工作,并在内地和香港地区都开设了钻石公司,熟悉钻石产业链上的每个环节。谈及当前的状态,他向记者坦言,“钻石的低谷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

而对处于产业链中游的钻石贸易和加工企业来讲,疫情带来的冲击远不止于此。

“虽然每年前3个月是钻石行业的淡季,但其销售量也占据全年的15%-20%,而今年一季度大家什么都没卖出去。”傅强感叹道,有的钻石商交易量甚至为零。

为何钻石交易额会是“零”?傅强进一步向记者解释,“很多公司都是这样的,即便我们有不少顾客的订单,但现在货发不过来,无法跟客户完成成交,肯定是不能计入本季度的销售额的。只能延后,放到下个季度来计入。”

因此,对傅强这种以钻石贸易为主的“中间商”来说,全球三大钻交所关闭,全球钻石物流阻断,意味着货源受到严重制约。

从国外订的货发不过来,已经接到的客户订单面临“流产”,现金流成为钻石贸易公司的生命线。每经记者采访中得知,有部分以钻石定制为主的小型工作室,已抵不住疫情的重击,率先倒下。

傅强的公司此前接到的60多个1克拉左右的钻石订单,也因为物流原因,无法收到原石。“1克拉按3万元的成本计算,200万的销售额没了。”傅强称,如果不尽快恢复正常,势必会出现违约,因为大家只能把收的款退给客户。

傅强还向记者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在此过程中,肯定会出现一些钻石企业不退钱给消费者,卷钱跑路的情况。

钻石贸易的正规军都因疫情,导致百万销售额在一季度消失,而鱼龙混杂的杂牌军,只能被市场无情地淘汰。傅强透露,不少缺乏资金实力的小企业已经退出市场。“前几天,我联络了几个做人工钻石的公司订货,但他们说已经不做这个行业了。”

早在2005年就进入钻石行业的朱光宇也表示,“很多中小型钻石企业专注于卖货,缺乏品牌方面的考虑,遭遇疫情就只能把自己的利润一压再压。但无论怎样控制成本、压低利润,也只能在一段时间内活下来。”

破产

2020年全球钻石产量或跌回7年前

“全球四分之三的钻石原石通过合约形式销售,当下物流阻断,原石无法到达中游厂商,而上游也饱受着库存积压之苦。”朱光宇指出,仅在印度,就有价值15亿-20亿美元的钻石原石库存和价值50亿美元的成品钻石库存积压。

而在全球范围内,钻石市场看似庞杂,实际上,在产业链上游的钻石供应商都被几个头部企业控制着,加拿大矿业公司Dominion Diamond Mines算是其中之一,但就在4月下旬,该公司正式申请破产保护。而英国矿业公司Firestone(费尔斯通),则直接选择退市。

2020年戴比尔斯看货会原石需求降至零 图片来源:《2020年一季度全球钻石行业报告》2020年戴比尔斯看货会原石需求降至零 图片来源:《2020年一季度全球钻石行业报告》

《2020年一季度全球钻石行业报告》认为,今年一季度,钻石国际贸易额下降了一半,其中二月份同比下降率高达75%,大量钻石公司让员工“回家”或“被迫度假”。其中,以色列是钻石行业遭受打击最大的国家。

Rapaport数据预计,今年全球钻石产量将下降16%左右,约减少2300万克拉;产值则下降29%左右,跌到约86亿美元。

另据《2020-2026年中国钻石产业发展态势及未来前景分析报告》显示,2019年全球钻石产量较2018年提升了200万克拉至9100万克拉。这意味着,受疫情影响,2020年全球钻石产量或为6800万克拉,一下子跌回到2013年的水平。

图片来源:《2020-2026年中国钻石产业发展态势及未来前景分析报告》图片来源:《2020-2026年中国钻石产业发展态势及未来前景分析报告》

“现在所有的矿业公司都在放缓开采进度,业内估计整个钻石行业未来三年的供应量会减少10%-15%,其中会淘汰一大批中小型矿企。”朱光宇告诉每经记者,“上游那些债务问题严重的中小企业,如佩特拉钻石,当前的负债是6.5亿美元,也许会被淘汰,至少要缩减规模。”

在朱光宇看来,中小型钻石矿业公司,最大的问题是沉重的债务危机。当疫情袭来,全球钻石行业按下暂停键,债务沉重的企业,自然难以为继。“现在的局势下,只有头部企业能确保熬得过来,因为他们的容量大,投资方的产业更多元化。”

而具体到国内,形势同样不容乐观。启信宝数据显示,截至6月6日,全国共有81962家钻石业务相关的公司,其中存续的65210家。2020年1月1日以来,共有1388家企业注销、吊销、清算或停业。

据钻石行业分析师保罗·齐尼斯基(Paul Zimnisky)报告显示,中国钻石珠宝首饰的消费量大概占全球的15%左右。面对疫情,处于钻石产业链中下游的中国厂商,也需要艰难求生。

消费

62%钻石商降价出售 消费者却捡不到便宜

“国际钻石的物流,在3月底就停飞了,无法邮寄新的钻石到中国,一颗都没有。”傅强无奈地表示,“虽然大型矿业公司在5月份开始陆续发货了,但没有复工。目前是每一周或每两周发货一次。海外疫情依然严重,印度孟买和苏拉特,包括比利时安特卫普的办公室都还是封锁状态。”

而中游环节无法正常采购,也会给依靠贷款采矿的上游矿业公司造成沉重打击。“现在国内钻石订单基本积压在印度,货发不过来,受影响的不止我们一家,还有成千上万家公司,大家都心急如焚。”傅强说。

更让业内人士意想不到的是,42年来每周发布的Rapaport(国际钻石报价表),因为担心钻石价格下调严重,居然破天荒地停更了。“停止发布,我认为肯定是不理性的,既然作为钻石行业的风向标,无论市场的涨跌,还是应实事求是地报。”傅强说。

 中国钻石商收到Rapaport的信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中国钻石商收到Rapaport的信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因此,钻石价格下跌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

“未来6个月到12个月,会出现大量逢低买进的情况,因为有部分钻石矿业公司被迫通过转移过剩库存来产生现金流。”专门进行钻石定制生意的谭女士告诉每经记者。

据Edahn Golan调查显示,62%的钻石商选择低价出售以获得现金流。

图片来源:Edahn Golan图片来源:Edahn Golan

数据显示,阿罗莎、戴比尔斯的钻石价格分别下跌了17%和20%。与此同时,据比利时方面数据显示,3月成品钻出口均价下跌33%。“对于钻石行业而言,哪怕是个位数的下跌都能引起震动,这次高达1/3的跌幅,想必会让不少公司关门。”朱光宇表示,在经历一股“倒闭潮”后,未来钻石行业很可能进入一个“缺货期”。

图片来源:Edahn Golan图片来源:Edahn Golan

在成品钻进出口暴跌的同时,原石价格也不容乐观。钻石行业分析师保罗·齐尼斯基(Paul Zimnisky)分析认为,原钻均价跌幅在10%左右。

左边的是下游(零售端),右边的是上游(矿业公司)。终端减少15%的需求量,会带动零售公司减少33%左右的年采购量,由此引发的是中游(切磨工厂)-60%的原石采购,从而让矿业公司的产量-70%左右。图片来源:《Embrace the Diamond Industry‘s RiPPle Effect》

不过,每经记者实地走访I do、LOVE&;lOVE等多家钻石店铺后,发现钻石虽有不同程度的折扣,但价格并未出现明显的降价。为什么原钻价格都跌了,消费者还是买不到便宜的钻石呢?对此,多位钻石行业人士均向每经记者表示,钻价降了肯定是利好,但这只是对中间商的利好,却不会贱卖给消费者。

“我们虽然拿到的原钻价格低了,但不会降价卖给C端。”傅强坦言,钻石市场的整个价值观已经建立起来了,一克拉钻石卖多少钱,50分卖多少钱。“我们不可能在市场供需关系健康的情况下轻易降价,即便源头市场降价了,我们也不会。”

傅强进一步向记者解释,“结婚钻石市场是刚需,疫情让不少人的婚期延后,但绝不会消失。婚要结,钻戒要订,因此钻石市场的供需关系就不会发生太大变化,市场还是很稳定的。因此大家的购买力和消费意愿不会降低,只是供应链端口堪忧。”

“女朋友喜欢粉钻,我跑了6、7家店,但现阶段都没法订到我想要的参数,也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才能拿到。”今年5月中旬,佟先生向记者苦笑道,求婚计划不得不等到钻戒做好后再进行。不过,“已经给一家店支付了的定金,他们答应我有货后第一时间通知我。”

采访中,不少钻石商向记者直言,对消费者的不降价,也是对钻石源头市场的一件好事。“我们中间环节只要坚挺住价格,原钻的价格肯定还会涨回去的。”一位曾是I do供应商的钻石企业负责人告诉每经记者。

趋势

顺应千禧一代需求 通过云上拯救行业

当下,钻石市场举步维艰,正经历着混乱和阵痛:上游货物积压、开采停止、员工失业;中下游拿不到货、订单泡汤;有特别定制需求的消费者买不到满意的钻石……这种状态还要持续多久?

4月底,Edahn Golan展开了一次调查,数据显示33%的人认为钻石珠宝市场会在2020年末(圣诞期间)恢复正常,但同时,有9%的人认为“永远都不会恢复正常”。

 图片来源:Edahn Golan 图片来源:Edahn Golan

贝恩则预计,受疫情影响,钻石市场到2022年才能开始真正恢复。

此时,业内关于“疫情要彻底击破钻石泡沫”的说法不绝于耳。“如果说全球范围内只有钻石是泡沫的话,它很容易破灭。但还有红宝石、祖母绿、翡翠等,它们会先于钻石破灭,毕竟钻石是宝石之王。”多位钻石行业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均表示,对此并不担忧。

通过多年的观察,傅强告诉记者,“随着参与的人增多,钻石行业利润逐渐降低,已从蓝海演变到红海。”尤其是中国,虽然处于钻石产业链的中下游,但中国的消费潜力和市场体量巨大。“中国人对外来宝石接受度提高了,同时中国市场的内需较大,随着需求量增高,导致整个国际市场的钻石价值大大提高。”傅强说。

疫情也刺激着行业变革,钻石企业纷纷转型求生,线上似乎成了一道突破口。“我们之前主要做 B to B,C端都是靠各店面的自主销售。疫情前,接触并不多。”傅强向记者笑言道,疫情中,他自己也跨界做起了网红主播,在短视频平台上分享自己在钻石行业的经验,收获了不少粉丝。“这对我们公司来讲非常好,是一个非常廉价的获客成本,实现了一个短期内有价值的转型——触达C端市场。现在,我们专门组成项目组来研究这个事情。”

谙熟钻石行业的傅强认为,利用网络杠杆获得高速发展,是钻石行业未来的趋势。

朱光宇也很看好线上营销手段,但他强调,“要通过‘云上’拯救钻石行业需要两个因素,且缺一不可,一个是KOL本身的能力,另一个是需要品牌做后盾。”

“我觉得在钻石行业,内容型、顾问型的KOL会更具有公信度。KOL不一定就是做直播的网红,而是泛指在不同的线上平台有话语权和影响力的人群。”朱光宇向记者解释,至于品牌后盾,是钻石行业很重要的因素,“产品背后离不开品牌的背书。”

步入5月,傅强认为“中国疫情进一步好转,市场一定是会回暖,但国际钻石市场却相当艰难。”戴比尔斯亦在5月初发布的公开信上对中国市场寄予厚望,称“中国市场已经开始好转,给行业带来了希望。”

图片来源:戴比尔斯公开信图片来源:戴比尔斯公开信

“进入6月,钻石行业回暖,但目前仍在处理几个月的积压购买需求。”傅强告诉每经记者。

朱光宇亦表示,四五月份中国市场恢复,拉动了全球的需求。但不可否认的是,“4月份,钻石整体交易量同比下降85%,其中印度出口为0、以色列降了82%、比利时降了85%左右。可见,钻石行业复兴的过程不会很顺利。但经历过痛苦之后,钻石行业会变得更有序。”

“现在行业急于将库存消化掉,中国市场目前是救命稻草。未来整个钻石行业的发展,中国的重要性排在第二位,排在第一位的还是要看美国市场怎么运作。”朱光宇说。

图片来源:电影《血钻》截图图片来源:电影《血钻》截图

随着大众的消费意识的急剧转变,千禧一代(也称“Y世代”,泛指1980-1995年间出生的人)已成为奢侈品消费的中坚力量。“他们更喜欢有个性、参与感强的产品。这倒逼着钻石零售企业革新。”朱光宇认为,古老的钻石行业中,那些不愿意改变的,势必被历史的车轮碾过。

记者手记丨中国年轻人拯救钻石市场

钻石行业复兴,掌握在中国年轻一代手中?多少人会为此消费…

提到钻石,大部分想到的可能是章子怡的“鸽子蛋”,也可能是王全安送给张雨绮的那颗“8688”…… 但实际上,钻石早已成为普通大众求婚或纪念日的标配礼物。

长久以来,人们痴迷钻石,无外乎是它被强加于身的多层含义:永恒、久远,像极了理想中的爱情。但谁能想到,地球上最坚硬的钻石,面对这场横扫全世界的新冠肺炎疫情,也变得不堪一击。

种种迹象显示,整个钻石行业似乎跌入冰谷。如今,节衣缩食、线上直播等手段,被钻石商用来自救。除此之外,能做的可能只有咬牙坚持,谁能撑到疫情结束,谁就能活下来。

中国是全球第一个从新冠疫情中恢复的国家,中国人对奢侈品的热情也是全世界各大品牌公司津津乐道的话题。所以,奢侈品行业有很多人认为,疫情之后的行业复兴,几乎完全掌握在中国的年轻一代手中。

数据显示,2012年~2018年期间,中国奢侈品消费占全球总量的50%左右,到2025年,有望达到65%。正如资深珠宝人傅强所说,消费者对钻石的需求只是暂时被压制,但这种需求绝不会消失。

而变革,亦成为悬在钻石企业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钻石商们要加强品牌建设,提高客户粘度;全渠道加强和客户的沟通,让客户参与到宣传场景中;提升产品设计能力,大胆启用不同的材料,满足更广泛的客群。”钻石行业资深观察人士朱光宇认为,做好这3点才能帮助钻石企业疫后恢复。

不过,当疫情过后,中国消费者究竟是更敢花钱还是更想省钱,有多少人会报复性消费钻石,还有待市场进一步检验。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免责声明:部分内容有网站机器人整理于互联网,若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

今日中国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