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代资产增长支持蓝天利润激增130% FiREapps任命产品管理总经理 ICE Endex完成GasTera储气罐拍卖 华尔街视界和MT Newswires帮助量化发现Alpha Linedata收购Gravitas Valphi推出由DataArt构建的财务分析工具 SkyBridge Capital出售Anthony Scaramucci的多数股权以立即辞职 Lyxor表示,对冲基金在政治和地缘政治压力下具有弹性 RWC全球视野基金预计三年内将获得19%的回报 欧洲重组预计将在2017年达到下一个高峰 DTCC任命总顾问 Energie Steiermark选择Ancoa进行能源贸易监控 使用SPC作为新兴管理器平台 EBS Live Ultra以5ms的间隔提供数据 对冲基金行业的资产管理规模在2016年超过32亿美元 光速机构推出主要经纪部门 Bricknode在云中启动完整的经纪系统 使用SPC作为新兴管理器平台 FiREapps任命产品管理总经理 EBS Live Ultra以5ms的间隔提供数据 Linedata收购Gravitas DTCC任命总顾问 欧洲重组预计将在2017年达到下一个高峰 Energie Steiermark选择Ancoa进行能源贸易监控 LME首席执行官退休 FundRock收购基金合作伙伴 国际投资者将通过Euroclear进入智利 Torstone与Unavista合作提供MiFIR报告解决方案 Silverfinch使用PRIIP模板加强数据模型 RJ O'Brien任命伦敦分公司总经理 FundRock收购基金合作伙伴 CRS下的税收报告将于2017年开始 一月份投资者信心下降0.3点 Lyxor表示,制药并购将提高事件驱动型对冲基金的收益 哈特拉斯基金会庆祝纪律部队基金成立三周年 巴克莱对冲基金指数在12月上涨1.22% PEGAS推出时差产品 金融服务业在2016年发现高水平的欺诈和风险事件 Castle Hall Alternatives扩展到阿布扎比 MSCI任命证券化产品研究负责人 税务从业人员詹姆斯·R·布朗(James R Brown)重新加入绳索与amp灰色 阿尔格收购Weatherbie Capital 税务从业人员詹姆斯·R·布朗(James R Brown)重新加入绳索与amp灰色 Silverfinch使用PRIIP模板加强数据模型 对冲基金在2016年经过风险调整后胜过股票和债券 EISWallet在退税截止日期之前启动 CFTC任命市场监督部总监 TABB说,衡量对于真正了解流动性成本至关重要 CBOE推出标准普尔500范围保费收入基金 Ramius首席执行官辞职寻求新的职业机会
您的位置:首页 >万象 >

美元储备存风险 全球急寻替代型储备货币

2019-08-28 06:58:31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随着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美元在全球储备货币的主导地位也开始遭遇越来越多争议。

近日,英国央行行长卡尼(MarkCarney)在杰克森霍尔全球央行年会期间明确表示,美元在全球金融体系的主导地位,增加了超低利率和疲弱经济增长所造成的流动性陷阱风险。因此全球主要国家央行或许需要联合起来,创立自家的替代储备货币。

在他看来,美元在全球经济体系所带来的“不稳定”有所加大,比如新兴市场国家占全球经济活动的份额从2008年金融危机前的约45%,升至当前的60%,但使用美元结算的国际贸易仍占到全球贸易总额的50%以上,是美国在全球进口占比的五倍,因此许多国家仍有可能被美国经济动荡所“殃及”。

“不过,要构建新的替代储备货币,绝非易事。一方面近期刚面世的超主权虚拟数字货币Libra依然遭遇不少国家金融监管部门的抵制,另一方面不少国家更倾向使用IMF的SDR(特别提款权),作为新的替代储备货币。”对冲基金MKSPAMP分析师SamLaughlin向记者透露。不过,卡尼的表态也反映出当前不少国家央行对美元资产在外汇储备占比过高的担忧——一方面是若美国这轮降息周期令美元基准利率跌至零(甚至出现负利率),将导致大量美元资产收益率也跌向负值,拖累这些国家外汇储备难以实现保值增值;另一方面美元超低利率将再度触发美元流动性泛滥,令这些国家遭遇热钱大进大出与金融市场剧烈波动的经济风险。

“这也是近年不少国家央行正积极削减外汇储备美元资产占比的重要原因之一。”他透露,但如今他们面临的一大挑战,是欧洲众多国家与日本国债收益率均跌入负值,令全球负利率国债规模超过16万亿美元,导致他们外汇储备多元化配置遇到新的挑战。

SamLaughlin坦言,这正驱动越来越多国家央行与大型机构要么通过发行熊猫债,要么直接买入中国国债加仓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因为与美债、德债、日债同等信用评级的国债里,只有中国等少数国家国债收益率还能维持在3%左右;加之中国经济增长基本面相对平稳与中国央行对降息持审慎态度,令这些央行机构更倾向将人民币视为现阶段的替代型储备货币。

英国央行行长卡尼认为,人民币最有可能成为与美元相匹敌的储备货币,但在此之前,人民币国际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美元储备的烦恼

多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美元在全球储备货币占比过高的风险,早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期间已初露端倪。当时为了应对危机冲击,不少国家央行决定将本国货币汇率盯住美元,因此他们在外汇储备里配置了大量美元资产。

然而,他们很快遭遇美元超低利率的烦恼——随着美联储决定采取“QE拯救恐慌”措施,他们骤然发现美联储此举导致美元资产收益率趋于下降与美元流动性泛滥,不但令自身外汇储备(以美元资产为主)保值增值面临挑战,还引发美元热钱大举流入冲击本国金融市场稳定。

“近年阿根廷、土耳其等新兴市场国家先后遭遇金融市场剧烈动荡与资本大举流出,表面而言,是这些国家外汇储备无法应对资本流出压力所致。”一位华尔街大型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这背后深层次的原因,是近年美联储鹰派加息导致这些国家美元外债的偿还成本骤增,而他们外汇储备的投资回报却因美元此前超低利率而走低——难以“覆盖”美元外债偿还成本上涨压力,最终触发资本大举外流与金融市场剧烈动荡。

在他看来,其间一些国际性经济组织也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比如他们在向阿根廷、土耳其等新兴市场国家提供临时性资金援助时,要求后者必须以美元偿还相应援助资金,迫使这些国家只能大量囤积美元外汇储备(导致美元占比偏高),无法通过资产多元化配置解决美元资产收益率过低所带来的保值增值压力。

数据显示,为了降低对美元的过度依赖以及潜在的金融风险,近年很多国家央行开始削减外汇储备美元资产占比,导致美元在全球储备货币的比重从2008年的70%降至当前的约52%。

道富环球顾问(StateStreetGlobalAdvisors)宏观策略主管TimGraf认为,这背后,一方面是越来越多国家吸取了阿根廷、土耳其等新兴市场国家的教训,通过外汇储备多元化配置提升收益率,以应对美元超低利率及美元流动性泛滥的冲击,另一方面他们也意识到美联储如今再度启动降息周期,很可能会导致历史再度重演——一旦外汇储备美元资产占比过高,其低收益(因美联储持续降息)与未来美元外债偿还成本上涨压力出现“错配”,势必引发投机资本大举沽空本国股票汇率套利,进而令金融市场剧烈动荡。

他向记者透露,按照此前美联储内部预估,应在基准利率上调至4%左右再降息,如今美联储在2.25%-2.5%就扣动降息扳机,因此不少国家央行与大型机构开始担心美联储本轮降息周期会将美元基准利率压低至负利率区间,进一步拖累美元资产收益率走低与美元流动性泛滥(热钱大进大出风险骤增),因此他们正加快削减外汇储备美元资产占比的步伐。

“事实上,英国央行卡尼的表态,只是将众多国家央行的上述担心公开化了。”TimGraf指出。

新的替代型储备货币花落谁家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美元储备货币地位趋降,谁能替代美元成为新的储备货币,正成为全球金融市场关注的焦点。

卡尼认为,最好的解决办法是通过技术建立多元化、多极化的金融体系,因此,新的替代型储备货币最好由公共部门提供,或许通过央行的数字货币网络,这样可以抑制美元对全球贸易的“霸道”影响。

“这也令市场猜测英国央行可能倾向使用虚拟数字货币取代美元储备货币地位,尽管这条路走起来很难。”SamLaughlin向记者分析说,一方面是FACEBOOK所发行的超主权数字货币Libra因各种原因,正遭遇不少国家金融监管部门抵制,令数字货币替代美元储备货币地位的征途异常艰辛,另一方面不少国家央行比较倾向用SDR作为新的替代型储备货币。

记者多方了解到,SDR能否成为替代型储备货币,也存在不少争议,比如部分新兴市场国家央行认为SDR的权重货币主要是美元、欧元、日元与英镑等,并没有按照新兴市场国家在全球经济体系的占比提升而调高新兴(300098)市场货币的占比,因此他们认为SDR依然存在“缺陷”,需要进一步调高新兴市场货币占比才能全面反映当前全球经济发展趋势,令其替代型储备货币角色更显得“货真价实”。

鉴于SDR权重货币占比调整与Libra发展都遇到相当大的操作难度,当前不少大型金融机构与央行转而将人民币视为一种新的替代型储备货币。毕竟,一方面中国在全球贸易与经济体系的占比日益增加,与中国开展贸易投资往来的国家日益增多,因此将人民币纳入替代型储备货币,有助于各国与中国开展更大规模的经贸往来,另一方面近年人民币实际汇率因中国经济基本面平稳增长而呈现升值趋势,加之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汇率基本保持稳定,因此这些国家加大人民币的储备货币比重,有助于确保外汇储备资产保值增值。

一位境外银行全球业务主管向记者透露,当前他们正协助众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银行搭建人民币账户创设、人民币现金管理、人民币贸易融资、人民币贷款、人民币汇率风险对冲等业务流程,令人民币在当地拥有更大的使用范畴,助力当地大型机构企业加仓人民币纳入储备资产。

“相比前些年不少国家金融监管部门对扩大人民币使用范畴比较犹豫,如今情况好转很多,有些国家金融监管部门主动提出要扩大人民币在当地的使用范畴,包括将外汇储备人民币头寸拆借给当地企业用于采购中国商品等,进而扩大与中国的经贸往来促进当地经济发展。”他透露。

不过,要让人民币成为新的替代型储备货币,要走的路还很长。

上述境外银行全球业务主管坦言,目前人民币国际化面临的瓶颈依然不少,比如人民币尚未自由兑换,因此不少国家企业机构担心人民币头寸“兑换”问题而不敢过多持有人民币,此外人民币汇率风险对冲工具依然不够丰富,导致很多机构担心汇率大幅贬值问题而不敢持有大量人民币作为替代型储备货币。

“但我们看到一个新的趋势,是伦敦等国际金融中心的离岸人民币成交量持续快速增长,甚至伦敦人民币交易量一度超过英镑兑欧元交易量,表明越来越多国际金融中心与当地金融机构正在加快研发人民币汇率风险对冲工具等金融产品,争夺离岸人民币交易与货币储备的市场份额。”他指出。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交易和服务的根据,如自行使用本网资料发生偏差,本站概不负责,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今日中国财经